Ting 《由交流生到博士 --- 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》

Ting 《由交流生到博士 --- 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》

Ting 《由交流生到博士 --- 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》

Ting 《由交流生到博士 --- 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》

 

「他是CLC的舊生,剛考獲獎學金,稍後返美進修博士課程。」當我這樣介紹Ting時,新生及家長們一般的反應是:「他必定天資聰敏,自小成績出眾。」但事實是,Ting在香港讀中學時,並不是尖子,會考只獲7分,中文不合格。

 

「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,既不特別聰明,亦不額外勤力用功。當年會考,還是有點渾渾噩噩,成績不好,能升中六的機會渺茫,更莫說能於香港升大學。於是,聽從媽媽的意見,完成中五後,便到美國做交流生。」Ting回答。

 

「回想初到美國,只希望能學習英語,並沒有立志要讀大學、讀博士。我亦沒有像其他同學,馬上『開竅』,成績突飛猛進,我算是『慢熱』,一步一步,漸漸進步,約到大學三年級,我才真正『開竅』。」

 

「交流生那年對我的影響深遠!我被配對到Texas (德克薩斯州) Wink小鎮,Host Dad (接待爸爸) 是我交流中學的數學老師。自小,媽媽便教育我要樂於助人,而從美國接待家庭身上,我亦深深體會到這種精神!他們義務接待,協助我適應新環境,對我很好。如果要說『缺點』,應該是生活節奏比較慢、有點悶,不像香港方便、多娛樂。我參與運動及Marching Band為主,沒有考試壓力,寧靜的環境很適合學習,我的英語亦有明顯的進步。」

 

交流生正面的體驗,增加Ting升讀大學的信心。「我報讀了Green River Community College,主要因為社區大學費用較經濟,而且我喜歡小班教學。大學生活較交流生時緊密,我修讀了半年英文預備班,正好作緩衝,慢慢適應。我到後期,亦能體會到英文預備班對我往後成績的幫助!另一不同之處,交流時很少國際及亞洲學生,社區大學時會較多,不過,不會沒有機會接觸美國學生,因為除了英文預備班,大家均一同上課,沒有區分國際學生班、美國學生班,我的朋友圈子便包含國際學生及美國學生。」

 

「社區大學選主修及轉主修具彈性,我最初只知自己適合理科,後來才決定讀Chemistry (化學),約見Advisor (輔導老師),調節好Planning Guide (選科表)便沒有大問題。」

 

「完成社區大學副學士,要轉第三年大學時,我選擇了Central Washington University。我較喜歡小鎮生活,學校排名雖然不是很高,但師資優秀,能夠參與助教及研究的機會充裕。我對化學的興趣更濃,自學能力提高了,成績亦更進一步,所以開始有了再進修的想法。」

 

結果,經過考試、面試,Ting獲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取錄,跳過碩士課程,獲獎學金修讀博士,並受聘為助教。Ting謙稱:「我好幸運!很多同學的成績都很好,我只算中上,能獲取,可能我未來在『化學領域』發展的決心較堅定,老師的推薦信亦有幫助!」

 

問Ting有何升學心得,他謂:「對所選科目有興趣會讀得較得心應手,而先打好英語基礎亦會有幫助。每人對科目的興趣、吸收能力、銜接大學計劃等均不相同,多問問,參考一下無防,但不要人報什麼你報什麼,或『等埋朋友先一齊報』,選擇合適自己的較重要。在海外升學,人際關係亦重要,建議新同學主動一點。」

 

Ting的媽媽稱:「由交流生開始、到社區大學、甚至大學,Ting得到別人的指點及幫助,所以他很樂意分享他美國升學的種種,希望可以幫助其他人,尤其像他當年成績未如理想的同學,希望他們不要灰心放棄。作為家長,我當初都有各樣的擔心,怕他不適應『讀唔上』,又恐經濟負擔不來等。但眼見他逐漸成長、進步,便不再多慮。亦慶幸,交流生及社區大學費用較相宜,對我們這樣的小康家庭來說,經濟擔子減輕不少。Ting多年在美國,除學業進步,考獲獎學金,令我感恩惠外,他性格的改變亦令我欣喜,由文靜內向,變得主動,獨立成熟。所以,我很感謝介紹這升學計劃給我的朋友,亦多謝CLC多年的協助,令Ting 有著更明朗的未來!」